全站搜索
當前日期時間
新聞搜索
新聞詳情
重新界定翻譯:跨學科和視覺文化的視角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6-07-02 17:57:06    文字:【】【】【

重新界定翻譯:跨學科和視覺文化的視角

王寧  上海交通大學/清華大學

筆者在近年發表的一篇短文(2014)中,曾經抨擊了翻譯研究領域內襲來已久的語言中心主義思維模式,考慮到這一模式至今仍有著很大的影響,不得不再次從這一點出發來展開討論。在我看來,討論翻譯的定義問題,我們總免不了從雅各布森的語言學翻譯定義開始,按照他從語言學角度所下的定義或作的描述,翻譯可以在三個層面得到理論的界定:(1)語內翻譯,(2)語際翻譯,(3)語符翻譯或符際翻譯(Jakobson1992)。由于雅各布森認為語際翻譯才是真正的翻譯,因而人們一直認為,翻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兩種語言之間的相互轉換,并無甚理論可言。這是一種翻譯中的語言中心主義思維模式。不突破這種思維模式,重新界定翻譯就無從談起。

實際上,隨著現代翻譯學的崛起以及接踵而來的翻譯研究的文化轉向,人們越來越感到,僅僅從語言的界面來定義翻譯顯然是不夠的,它在某種程度上將翻譯禁閉在語言的囚籠中。至少從學科的劃分來看,翻譯研究長期被置于外國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二級學科之下,僅作為一個相當于三級學科的研究領域,很少與人文社會科學的其他相關學科對話甚至聯系。但是一個不可忽視的悖論恰恰在于,翻譯研究本身并沒有自己的理論,它幾乎完全從其他學科引進或借鑒理論,加以改造后用于翻譯現象的研究。由于文學研究生產出大量的理論,因而對翻譯——尤其是對文學和文化翻譯——的研究便有了一種比較文學和跨文化的視角。也即我們經常提到的翻譯研究的文化轉向。但是這種翻譯研究的文化轉向并沒有使翻譯走出傳統的語言中心主義的窠臼。人們不禁要問,面對各種社會和文化變革,翻譯所能起到的作用仍然僅僅在語言層面上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就要從我們所處的時代氛圍和大環境來看。近年來,高科技以及網絡的飛速發展使得人們的閱讀習慣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尤其是當代青年已經不那么習慣于沉靜在圖書館里盡情享受閱讀的樂趣,他們更習慣于在手機、平板電腦上下載網上的各種圖像來閱讀和欣賞。有鑒于此,一些恪守傳統閱讀習慣的老知識分子不禁驚呼:萬眾讀書的時代已經過去,一個讀圖的時代來臨了。這雖然不是整個社會的狀況,但至少向我們啟示:既然傳統的閱讀習慣已經發生了變化,(書本)語言中心主義還那么堅不可摧嗎?如果不是的話,我們如何面對這一變化?翻譯作為一種跨語言和跨文化的閱讀和闡釋方式,是否也會發生相應的變化?對此,我們應該對翻譯作出新的界定。在國際同行的已有研究基礎上,筆者擬從下面七個方面來重新界定翻譯:

作為一種同一語言內從古代形式向現代形式的轉換;

作為一種跨越語言界限的兩種文字文本的轉換;

作為一種由符碼到文字的破譯和解釋;

作為一種跨語言、跨文化的圖像闡釋;

作為一種跨越語言界限的形象與語言的轉換;

作為一種由閱讀的文字文本到演出的影視戲劇腳本的改編和再創作;

作為一種以語言為主要媒介的跨媒介闡釋。(www.pgyzuc.live

當然,其他學者也可以從其他方面作出更多的界定,但走出語言中心主義的翻譯模式勢在必行。我這里著重從當今的圖像時代語言文字功能的萎縮來討論作為一種跨語言、跨文化的圖像闡釋的翻譯形式。因為這種形式的翻譯是我們每個人每天都面對的現實。作為翻譯研究者,我們理應給出我們的解釋。

既然我們現在接觸的很多圖像和文字并非用中文表述的,這就涉及到跨語言和跨文化翻譯的問題。若從翻譯這個詞本身的歷史及現代形態來考察,便不難發現,它的傳統含義也隨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僅包括各種密碼的釋讀和破譯,也包括文學和戲劇作品的改編,甚至在國際政治學界的關于國家形象的建構,都可被納入廣義的隱喻式翻譯的框架內來考察。當然,有學者會說,這并不屬于翻譯的本體。那么究竟什么是翻譯的本體呢?是不是還得將自己禁錮在語言的囚籠中才算是執著于翻譯的本體呢?

顯然,在當今這個讀圖的時代仍然拘泥于雅各布森五十多年前提出的語言中心主義的翻譯定義是遠遠不夠的。因此我仍然要從質疑雅各布森的翻譯三要素開始,著重討論當代翻譯的一種形式:圖像的翻譯和轉換。我認為,這是對傳統的翻譯領地的拓展和翻譯地位的提升,同時也有助于促使翻譯研究成為人文社會科學的一門獨立的分支學科。在全球化時代,視覺文化現象已經成為近幾年文學理論和文化研究界的一個熱門話題。這應該是翻譯領域拓展的一個新的增長點。面對這一不可抗拒的潮流的沖擊,傳統的拘泥于文字的翻譯多少也應逐步將其焦點轉向圖像的翻譯了。

筆者認為,從事翻譯工作的學者,面臨這樣兩個問題:如果當代文學藝術批評中確實存在這樣一種圖像轉向的話,它與先前的文字創作和批評又有何區別?另外,我們如何將一些用圖像來表達的文本翻譯成語言文字的文本?如果說,將同一種語言描述的圖像譯成文字文本仍屬于語內翻譯的話,那么將另一種文字描述的圖像文本譯成中文,那就顯然屬于語際和符際的翻譯了。這樣一來,翻譯的領地便擴大了,對翻譯者的知識儲備和技能又有了新的要求。我曾指出,如果將后現代性僅用于文學藝術批評的話,那不妨將其當作一種超越時空界限的闡釋代碼,因為由此視角出發,我們可以解釋不同時期和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文學藝術現象,而在一個跨越語言和文化界限的層面上闡釋這些現象實際上就是一種翻譯。

分享到:
腳注信息
南寧市言成翻譯有限責任公司網站 桂ICP備12003798號
地址:廣西南寧市東葛路27號銀宇大廈A座第9層905號 郵編:530022 電話:0771-5712687  傳真:0771-5712687 XML地圖-HTML地圖
QQ:64679306 / 2369229590  Email: [email protected]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227號

20192019法甲赛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