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當前日期時間
新聞搜索
新聞詳情
我譯,故我在!——海姆教授的翻譯與研究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3-06-17 23:39:08    文字:【】【】【

我譯,故我在!

——海姆教授的翻譯與研究

羅選民  清華大學

        邁克爾?亨利?海姆教授在與癌癥頑強斗爭多年后于2012929日與世長辭。消息傳出后,美聯社、洛杉磯時報、波士頓全球論壇、美國寫作學會等紛紛撰文悼念這位杰出的學者、翻譯界的巨匠。一個共識是:邁克爾?亨利?海姆無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翻譯家之一。他寬厚誠懇的性格和樂于奉獻的精神影響了許許多多的人。在過去的半個世紀,海姆先生在國際文學翻譯界的成就幾乎無人可及。

        海姆所獲得的榮譽很多:當選美國藝術與科學學院院士(2003)、古根海姆學者獎(2005)、美國筆會/拉爾夫曼海姆翻譯終身成就獎(2009)、美國斯拉夫與東歐語言教師協會終身學術成就獎(2012,UCLA杰出教授。然而,在所有這些榮譽和光環下,我更關注的是他孜孜不倦而為之獻身的翻譯事業。我想,以我譯,故我在來描述海姆教授,是恰當不過的。他為翻譯而生,為翻譯而死。

        海姆教授畢業于哈佛大學,獲斯拉夫語言文學博士學位,他的導師就是蜚聲世界的著名語言學家羅曼?雅柯布森。海姆緊隨導師的足跡,在學習外國語言方面達到如癡如迷的地步。他學習多種語言是為了從事文學翻譯,而文學翻譯,就是要達到真、善、美的境界。他妻子普里西拉?海姆說,無論他學習什么語言,都會在學習那種語言的詞匯中入睡即便在臨終前清醒的時刻他也是如此。他掌握了15種語言,把多部斯拉夫語(俄語、捷克語、塞爾比亞語/克羅地亞語)和其他歐洲語言(荷蘭語、法語、德語、匈牙利語、羅馬尼亞語)的文學原作翻譯成英語,使這些小語種文學在英語世界得以豐富,廣泛流傳,海姆教授也因此為國際翻譯業界所矚目。

        早在1975年,海姆翻譯了《契訶夫書信集》,被《紐約書評》(New York Review of Books)譽為探知契科夫思想的最佳英文導讀。他所翻譯的具有不朽價值的600頁柯爾內?楚科夫斯基(Kornei Chukovsky)日記,被認為是從1901年到蘇聯統治期間了解俄羅斯社會的一扇最重要的窗口。他翻譯的托馬斯?曼的《威尼斯之死》獲得了海倫-庫爾特翻譯獎(2005)。由于他的翻譯忠實并保留原文的特色,他從很多杰出的美國同行里脫穎而出,被選定為甘特?格拉斯所獲諾貝爾文學獎作品《我的世紀》(My Century)的英譯者。海姆翻譯了捷克小說家米蘭?昆德拉《笑忘錄》等幾部作品,這些翻譯在英語世界廣為暢銷,讓后者在國際文學界獲得了更高的聲譽。韓少功的中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據的就是海姆從捷克語翻譯成英文的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只要有比我更出色的小說家,我就愿意翻譯他們的作品,也能翻譯他們的作品。這是海姆在2006年接受UCLA Today采訪時說的。他從不認為自己是一位小說家,也不認同翻譯是一種創新。他始終堅持,翻譯要保持他者的特質,同時又要融入目標語言之中。美國國家廣播電視臺評論員、詩人安德雷?科德斯庫(Andrei Codrescu)對海姆教授翻譯他的《詩選集》(So Recently Rent a World : Selected Poems, 1968-2012)有這樣的評論:我個人以為,他出色地用地道的美國英語把我的原著翻譯得非常自然、貼切。他以一種官方儀式永遠不能奏效的方式讓我入籍美國。他帶領了很多讀者、學生、政治家,而不僅僅是作家進行了探索之旅,能在不放棄他者性的前提下,讓他們感覺不到客居異域。他的譯作蘊含了任何偉大人文學者的那種超凡——永恒與權威。

        海姆教授始終遵循自己的翻譯理念,既要保持原作的特質,同時又得融入目標語言之中。所以,他的譯著不僅保留了原作的風味,而且可讀性很強。他反對以任何理由而犧牲兩者之一的做法。所以,當昆德拉自作主張,在他的譯本《生命不能承受之輕》上做少許修正并再版時,他拒絕自己的名字在譯著上出現,因為,那不是他的風格,不是他要的翻譯。譯著上沒有譯者的名字,這是非常少見的現象,這從一個側面說明海姆教授的嚴謹和超常的原則性。

        海姆的翻譯得到美國文壇的公認,確實也是以杰出翻譯家而聞名于國際譯壇的。正因為海姆在文學翻譯上取得的輝煌成就,他對非文學翻譯的重視往往被忽略了。從2004年至2006年他主持了美國學術團體聯合會(American Council of Learned Societies)的重大項目《社會科學翻譯》,邀請了來自俄羅斯、法國、美國和中國的有關專家組成研究小組在不同的國家召開研討會,討論社會科學翻譯的重要性,各國社會科學著作翻譯的狀況,摸索社會科學翻譯的取材、標準、組織程序等,歷時三年,最終制定了《社會科學翻譯指南》,美國學術團體聯合會以英、漢、法、俄、德、日、阿拉伯七種語言在美國出版。

為了推動社會科學著作的翻譯,海姆教授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創辦了文學翻譯工作坊巴比塔翻譯研究小組,練習翻譯,還就翻譯案例進行分析,讓實踐上升到理論的層面。他甚至利用UCLA和上海交大合辦的孔子學院之機,來上海舉辦翻譯工作坊,實踐他的翻譯思想。他還支持和鼓勵筆者創辦國際翻譯學術刊物,以推動中美社會科學的翻譯。2008年在上海舉辦的第18屆世界翻譯大會上,海姆教授、美國學術團體聯合會國際部主任Andrzej Tymowski先生和筆者組成了專題小組,海姆教授談社會科學的翻譯教學及實踐,而我的發言題目則是”Transpacific Translation JournalThoughts on Translation of Social Science”。海姆教授就是這樣一位踐行者,認定一個目標,就會堅定不移地為之奮斗。

        不少翻譯家會輕視理論,也有不少翻譯研究者小看翻譯實踐。但海姆教授不同。他對學術研究也是十分關注和投入。200410月在美國紐約的耶魯會館舉行的第二次社科翻譯研討會上,海姆教授便請來了著名翻譯研究學者韋努蒂(Lawrence Venuti)做主題發言,2006年在清華大學翻譯與跨學科研究中心與美國波特蘭州立大學召開的翻譯與語言教學國際研討會上,海姆教授做了”Rehabilitating Translation in the Foreign Language Curriculum : The Case of Chinese”的主題發言,他結合自己的教學實踐,以漢語為例,討論了如何在外語教學課程設計中來加強翻譯的實踐;201111月在杭州召開的首屆清華一亞太地區翻譯與跨文化論壇上,海姆教授做了”Translation and Scholarship”的大會主題發言。他從學術史視角,在回溯了西方學術史上人們對翻譯的負面看法(認為翻譯是不可避免之災禍)的基礎上,著重介紹了翻譯負面形象是如何逐漸消失,以及近年來美國學術界為翻譯作為一種學術活動達成共識做出的努力。總體說來,海姆教授的翻譯研究與翻譯實踐是緊密結合的。

        我譯,故我在!這是海姆教授一生的寫照。他一直過著極為簡樸的生活,開著舊車,除了書房滿架的書和客廳里的一架家傳鋼琴外,家里幾乎沒有像樣的擺設。直到他去世后,妻子普里西拉?海姆才向外界透露,2003年海姆匿名捐出了73.4萬美元作為美國筆會的翻譯基金,用來支持每年十位入選譯者的啟動經費。目前該基金已惠澤近百美國筆會的翻譯項目。只要翻譯在,邁克爾?海姆就在。他的存在讓翻譯步入文學最高的殿堂,他的翻譯讓世界文學繁榮、讓人類精神激揚!

注釋

        此書由韓少功和韓剛翻譯,由作家出版社內部出版。據趙稀方介紹,該譯著出版后的三、四年里就發行了十幾萬冊參見趙稀方,被改寫的昆德拉,《東方翻譯》2011年第2期,第65-67頁。

        來自101UCLA學校網站報道。

             200312月東京大學比較文學系主辦的微型國際翻譯研討會,邀請了來自美國、英國、巴西、中國、曰本等約十余位學者參加此會。正是在這次會議上筆者榮幸地遇到了海姆教授。海姆教授回到美國后,寫信邀請筆者參加《社會科學著作翻譯》課題研究小組,從此開始了筆者與海姆教授多年的友誼。

        參見中國譯協編《第十八屆世界翻譯大會手冊》,2008

        楊文地,談古論今匯通中西——”首屆清華一亞太地區翻譯與跨文化論壇綜述,《中國科技翻譯》2012年第1期,第1頁。

    [作者簡介]羅選民,清華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

分享到:
腳注信息
南寧市言成翻譯有限責任公司網站 桂ICP備12003798號
地址:廣西南寧市東葛路27號銀宇大廈A座第9層905號 郵編:530022 電話:0771-5712687  傳真:0771-5712687 XML地圖-HTML地圖
QQ:64679306 / 2369229590  Email: [email protected]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227號

20192019法甲赛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