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當前日期時間
新聞搜索
新聞詳情
傳譯昆曲經典,弘揚中華文化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2-10-20 09:54:56    文字:【】【】【
摘要:有關昆曲,國內外已有一些推介,但像《昆曲精華》這么大規模地以中英文對譯本形式介紹昆曲的傳統經典曲目還尚屬首次,這對于傳承和弘揚.昆曲這一中華民族的藝術瑰寶具有極其重要的社會價值與文化價值。筆者認為,要想較好地傳譯昆曲,首先得了解昆曲的特點,然后制定相應的翻譯策略。希望該翻譯力作能夠促使人們更多地了解昆曲,更多地關注昆曲的翻譯,從而更深人地進行昆曲翻譯的理論探討。

傳譯昆曲經典,弘揚中華文化

——《昆曲精華》的翻譯回顧

蘇州大學外國語學院 周福娟 湯定軍

【摘要】有關昆曲,國內外已有一些推介,但像《昆曲精華》這么大規模地以中英文對譯本形式介紹昆曲的傳統經典曲目還尚屬首次,這對于傳承和弘揚.昆曲這一中華民族的藝術瑰寶具有極其重要的社會價值與文化價值。筆者認為,要想較好地傳譯昆曲,首先得了解昆曲的特點,然后制定相應的翻譯策略。希望該翻譯力作能夠促使人們更多地了解昆曲,更多地關注昆曲的翻譯,從而更深人地進行昆曲翻譯的理論探討。

【關鍵詞】昆曲;《昆曲精華》;翻譯

 

汪榕培、周秦和王宏三位教授主編譯的《昆曲精華》一書于20066月在蘇州大學出版社出版發行。該書以其獨特的編譯思想、豐富的經典曲目、精美的版面結構和中英文對譯本形式開拓了介紹昆曲經典傳統曲目之先河,是昆曲界和翻譯界通力合作的一大杰作。.作為該書的編委和責任編輯,筆者隨從汪榕培先生等人全程參與了該書的編譯和出版,對汪先生的“傳神達意”的翻譯思想和治學嚴謹的學術態度深有感觸。作為獻給第三屆中國昆劇藝術節的大禮,該書推動了古老的昆曲藝術在世界舞臺上展示其動人風采的步伐。現就《昆曲精華》一書的翻譯過程作一回顧和總結,從而探索昆曲英譯更好地為西方讀者所接受的翻譯策略,以便弘揚傳播中國昆曲藝術。

(一)

作為中國傳統戲曲中最古老的劇種之一,昆曲距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它是我國傳統文化藝術,特別是戲曲藝術中的珍品,并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命名為“人類口頭遺產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在長期的演出實踐中,昆曲積累了大量的上演劇目,其中很多盛演不衰,如:王世貞的《鳴鳳記》,湯顯祖的《牡丹亭》、《紫釵記》、《邯鄲記》、《南柯記》,沈璟的《義俠記》,高濂的《玉.簪記》,李漁的《風箏誤》,朱素臣的《十五貫》,孔尚任的《桃花扇》,洪昇的《長生殿》;另外還有一些著名的折子戲,如:《驚夢》、《陽關》、《三醉》、《秋江》、《思凡》、《斷橋》等。其中,《十五貫》曾于20世紀50年代由浙江昆蘇劇團進京演出兩個月,場場爆滿。昆曲在當時被周恩來總理稱為藝術百花園中的“蘭花”,《人民日報》曾以“一出戲救活了一個劇種”為題發表專題社論。《十五貫》的成功使當時漸趨衰敗的昆曲重新回到公眾的視野中,令當時氣息衰微的昆曲藝術重新煥發了生機。

在著手進行翻譯之前,汪榕培、周秦、王宏三位教授都希望把所有的昆曲劇本譯成英文,向世界傳播推廣昆曲藝術,使外國人領略到璀璨的華夏文化的魅力。由于時間有限,在多次商討后,他們忍痛割愛,最終確定翻譯《十五貫?廉訪》、《竇娥冤?斬娥》、《牡丹亭?驚夢》、《浣紗記?寄子》、《長生殿?驚變》、《孽海記?思凡》等16出折子戲。該書對所精選的折子戲的作者、劇情進行了中英文對譯的版面設計,以方便中西讀者的閱讀。

在翻譯過程中,本書譯者均極其審慎嚴肅,精雕細琢,力求遵照原文的精神,全面而準確地反映中國文學及中國文化的基本面貌和燦爛成就,努力使相應的英譯和其中文作品均堪稱經典。總之,這些?英譯精品,不僅有對外譯介的意義,而且對國內英文愛好者、學習者及英譯工作者,也是極有借鑒價值的。為此,筆者對這些英譯精品的翻譯過程做了認真的思考,以期探求如何促進典籍英譯理論與實踐的發展。

(二)

作為一個民族的優秀歷史文獻或文學經典,典籍的意義首先來源于原文作者所創作的文化、情景語境和當時的語言狀況。但是,文本的原始意義是在讀者的閱讀理解中實現的。翻譯的過程即是閱讀的過程,譯者在典籍翻譯中起著必不可少的作用。《中國外語》主編張后塵教授認為,要把中國的浩瀚典籍翻譯成為外語,使中國古代文化的瑰寶走向世界,要求翻譯工作者除具備深厚的英文功底外,還要具備較高的學術修養、廣博的知識面,特別要熟悉中國哲學、中國歷史、古漢語、社會學、文化學、民俗學、宗教學、古典文論、美術、建筑等學科的基礎知識,同時對外國歷史、外國文化也應有較深的造詣。遼寧大學外國語學院的范岳教授在第三屆全國典籍英譯研討會上也指出,“典籍英譯首先應強調understanding,然后才是expression,而這種翻譯標準之所以與其他翻譯不同,是它固有的特點所造成的”。典籍翻譯首先要求譯者對典籍的理解然后翻譯成英文。實際上,文本的意義只有通過理解才能實現。

昆曲富有中華民族獨特的文化傳統和風土人.情,充滿了濃重的民族色彩。例如,《十五貫?廉訪》一出戲中,算命(fortunate telling)這種曾經在古時比較流行的迷信風俗就貫穿于這出戲的始終。在中國,算命的形式多種多樣,如:排八字、算卦、看相、拆字、求簽等等。而本出戲中況鐘正是扮作算命先生,利用“拆字”將婁阿鼠殺害游葫蘆一事查明。算命,這一曾在中國民間盛行的神被、文化,即使大多數中國讀者也不一定能夠理解其具體的操作過程。因此,要翻譯好這出戲,譯者必須對其內容有所了解。而如何把昆曲中的旁征博弓|、和中華文化息息相關的風土人情等文化信息介紹給西方讀者,并為西方讀者所理解,這是向西方讀者傳播燦爛輝煌的中國昆曲文化的前提。

戲劇翻譯是典籍翻譯的一部分,主要是指劇本的翻譯。劇本是一種獨特的文學體裁,融合了小說、詩歌、散文、評論等文體特點。馮慶華教授也曾指出,戲劇與其他文學體裁有著共同的特點:像小說一樣,戲劇包含人物和情節;像詩歌一樣,戲劇不僅需要讀者去閱讀,更需要他們去觀賞和聆聽;像論述一樣,戲劇往往旨在探討某些問題和傳達某些觀點。然而,戲劇同時又是一種獨特的文學樣式……戲劇中人物的性格、情節的發展以及主題的表達都是通過人物自己的語言——臺詞——來表現的,而不是通過劇作家的描寫和敘述來完成的。也就是說,人物語言在戲劇中占有非常重要的、特殊的地位。戲劇臺詞具體表現為三種形式:對白、獨白和旁白,每一種形式各有其效用。而被稱為“百戲之祖”的昆曲在文學語言上,繼承了唐詩、宋詞s元曲等的優點和長處,采用了長短句的方法,使每句參差錯落、疏密相間,把漢語的音樂性發揮得非常充分,通過字調、韻律、句法結構,產生一種剛柔、長短輕重和諧的藝術效果,使其語言既注重詩意、講究修辭,又能突出該劇種的個性。這也是幾百年前昆曲作家的作品直到現在還經常原封不動地被演唱的原因。以《十五貫?廉訪》這出戲中“園林過江兒”這一曲牌況鐘出場唱的一段戲文為例,“海中針尋來渺茫,胡涂事沒些主張。……豈大案終無影響,那鏡影犀光,找不出魈伎倆?”“園林過江兒”是曲牌名,此曲詞押尾韻為ang。這一首小曲字句簡練、鏗鏘有力,表現出身為監斬官的蘇州知府況鐘疾惡如仇,決定緝拿真兇的決心。

由以上分析可知,昆曲最大的特點是載歌載舞,同時還加以相應的對白、獨白和旁白。筆者認為,戲劇翻譯要盡量體現出源語言劇本的思想內涵和語言風格,昆曲翻譯也如此。在此基礎上,譯者可根據不同的翻譯目的如定相應的翻譯策略。

翻譯理論家漢斯?威密爾(Hans Vermeer)根據行為學理論提出翻譯是一種有目的的人類行為活動。他提出的翻譯目的論(Skopos theory)認為,決定翻譯過程的首要原則是翻譯目的。(The prime principle determining any translation process is the purposeSkoposof the overall translational action.)考慮到大多數目的語讀者(target readers)對中國昆曲這一殘存的世界古老戲劇不太了解,本書的翻譯目的是向目的語讀者介紹昆曲的經典之作,以此增強目的語讀者對中國昆曲藝術的直觀了解。所以,譯本是用以閱讀而非演出的劇本。在汪先生的指導下,本書的翻譯人員在翻譯過程中,盡力翻譯出所選經典昆曲劇目的思想內涵,力求譯文的簡練及口語化是翻譯人員在昆曲翻譯中首先考慮的問題。然而,要想用簡明易懂的語言來闡釋昆曲詩意的、動作性的語言,來講述昆曲中這些經典劇目中的人物形象、人物性格、故事背景等,確實不是一件易事。這不僅是因為昆曲自身的藝術特點,更由于昆曲翻譯要求譯者經歷兩次翻譯的過程:對原文的理解把古文言文翻譯成現代白話文;翻譯表達階段——把現代白話文翻譯成英文。

要想把中國昆曲藝術介紹給西方讀者,譯者首先得從語言層面入手,吃透原文的思想內容。翻譯人員以組為單位和文學院文學功底比較深厚的研究生結成隊,充分利用圖書館和周秦教授提供的寶貴資料,在翻譯之前,對所選譯的每出戲的思想內容進行了多次商討,力爭對原文內容理解透徹清晰。本書的.鬪譯目的主要是向西方讀者介紹中國昆曲,要求譯本能.夠最程度地反映出原文的思想內容,而不必過多地考慮劇本的演出效果。當然,譯文若是過于晦澀或注釋過多,恐怕就無法獲得目的語讀者的認同,從而喪失部分讀者。但如果將中國文化只做語言上和形式上的簡單轉換,而忽略了目的語讀者的口味和欣賞習慣,恐怕也難以受到他們的歡迎。因此,譯者在翻譯中所要考慮的已不只是語言層次的問題,還有市場因素,即如何迎合目的語讀者的要求和喜好。譯者不僅要注意文字(語言)的層面,更要注意到與文字發生關系的人,即不同目的語讀者的需要。因此,在此次昆曲翻譯過程中,要求譯者可以不必太在意譯本是否要一定適合舞臺演出。

要想把中國昆曲藝術介紹給西方讀者,譯者還要能夠承擔起文化傳播者(cultural transmitter)的職責,而且還應是跨文化交際的專家(cross-cultural specialist)。翻譯是不同國家間文化交流的重要渠道,是不同國家文化溝通交流的橋梁。在翻譯過程中,譯者不僅要對自己的社會與文化有較深人地了解,也要對另一方的有所了解,熟悉兩種語言(目的語和源語)及相關的文化信息,才能實現翻譯的跨文化交際功能。昆曲英譯是一種跨時空的跨文化交流,譯者在翻譯時必須時時審慎考慮每個字詞都可能包含一定的文化意蘊。仍然以《十五貫?廉訪》這出戲為例。其中,“海棠姐姐”這一曲牌的內容主要介紹了蘇州知府況鐘所假扮的測字先生給兇犯婁阿鼠測字卜前程吉兇。大多數西方讀者對于古時中國算命拆字占卜(在中國民間盛行的神秘文化)不勝了解,甚至當今許多中茵讀者對其也知之甚少。“觀枚拆字”是根據中屆人的姓名筆畫來預測吉兇,實際上并無科學根據,只不過在于測字先生心機機警,能夠察言觀色,從而隨機應變罷了。例如,該出戲中的兇犯婁阿鼠姓名中的“鼠”字。假扮測字先生的況鐘利用觀枚測字法,臨機應變把其和中國的陰陽八卦、風水和生肖文化相聯系,再利用雙關諧音法一步一步地誘使婁阿鼠招供出劫財殺害游葫蘆的真相。“海棠姐姐”這一曲牌的內容在該出戲中不僅文字內容最多,而且與中國傳統文化息息相關。譯奢對這些傳統文化詞的理解和詮釋是翻譯的前提,它決定譯者能否進行深層次對原文文韋解讀,能否傳譯出源語言的文化底蘊。翻譯不只是語碼轉換的過程,它還是跨文化交際的過程。要把中國昆曲翻譯成英語,向西方傳播中國昆曲文化,那么譯者在翻譯原文文本中的文化因素時,應該采用異化(foreignizing)的翻譯策略,努力最大限度地在目的語中再現中國昆曲文化的魅力。

(三)

在汪先生的指導下,《昆曲精華》一書的初譯稿幾經修改推敲,歷經半年多時間終于初見雛形。在隨后的幾個月內,汪先生和周秦教授一絲不茍的治學態度和嚴謹的求實求證精神,使該書所選曲目內容更具權威性、翻譯的質量再上一個新臺階。昆曲專家周秦教授在百忙中組織博士研究生和碩士研究生對該書的曲目內容反復考證,不僅對曲目的內容和字詞的拼寫認真核對,甚至一絲不茍到對每個標點符號都要認真核查的程度。這充分保障了所選曲目原文內容的權威性。有著淵博的中英文功底的一代翻譯大師汪榕培先生更是“注重把握概念的虛實,力求譯文通順易懂”。在昆曲翻譯過程中,筆者親自體會到汪先生翻譯思想的精髓和他“矢志篤行,不尚空談”的為人寫照和治學精神。他曾不厭其煩地對初譯稿一遍遍斟酌推敲、修飾潤色,力求譯文的內容能傳昆曲之神、達昆曲之意。

例一:以《玉簪記?琴挑》這出戲中“前腔”這一曲牌為例,其內容為潘必定借彈琴向流落到金陵女貞觀為道士的陳妙常訴心中仰慕之情。其中兩人的一句對白為:[]小生實未有妻。[]也不干我事。初稿譯為:

PAN BIDING

I have no wife actually.

CHEN MIAOCHANG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me.

根據中文劇本的語境,陳妙常心里想知道潘必定是否已有妻室但又不好意思說自己想知,故說“也不干我事”。汪先生定稿改譯為“Why do you want me to know this?”這種意譯比較貼近主人公的心境,“你為什么告訴我這些(無妻)?”一句詰問很好地表達出人物微

妙的心理和弦外之音,而初稿的直譯卻無法表達這一點。

例二:以《浣紗記?寄子》這出戲中“意難忘”這一曲牌為例。該出戲劇情主要描述相國伍員因吳王夫差驕狂自大,不思防越,預料吳國必有覆亡之日,決心以死相諫。為了保存伍氏宗嗣,伍員乘出使鄰國齊之便,把愛子托付給齊太夫鮑牧。“意難忘”這一曲牌是整出戲的開場部分。伍員攜子投奔上場。其中兩人的一句對白.為:[小末]

爹爹,前路去竟投誰?[]孩兒,咫尺到東齊。初稿譯為:

WU YUAN’S SON

Dadwho on earth shall we meet?

WU YUAN

My dearit isn’t far away from the State of East Qi.

汪先生最后把the State of East Qi改譯為the State of Qi。因為當時的齊國位于吳國的東北,伍員以吳國為地理參考稱齊國為東齊,所以東齊仍然是指吳國的鄰國齊國the State of Qi,而不是the State of East Qi

在反復修改昆曲英譯稿的過程中,汪先生“一個字一個字啃的精神”和淵博的學識給年輕學者樹立了榜樣。要想傳譯有著深厚文化底蘊的中國典籍作品,譯者不僅要有“啃”文字的功夫,盡可能地挖掘出原文的深層次含義,還要刻苦學習熟稔中華歷史文化。因為譯者的文化能力影響和制約譯者對翻譯文本的闡釋。只有這樣,譯者才能準確無誤地捕捉到源語中的文化信息。汪先生的翻譯思想充分說明了,要成為一名稱職的典籍翻譯的譯者,通曉中英兩種語言遠遠不夠,還必須熟諳中西兩種文化,這樣才能意會“弦外之音”,能夠領會源語文本中有意含蓄的內容和原文所傳遞的文化信息,并把它們恰如其分地在譯文中表達出來。許淵沖先生曾說過,文學翻譯的目的是使讀者“知之”、“好之”、“樂之”,也就是讓讀者知道原文說了什么、喜歡譯文怎么說、對原文“說什么”和“怎么說”感到樂趣。筆者認為,文學翻譯還應該使譯者“學之”,通過翻譯原文和閱讀譯作提高自己文學和文化素養,在跨文化交流中充當文化使者,弘揚和傳播燦爛輝煌的華夏文化。

有關昆曲的圖書,在國內外已有多種版本,但這么大規模地以中.英文對照的形式翻譯昆曲的傳統曲目,向國外朋友介紹昆曲的精華,在國內外尚屬首次。該書底封上的“四方歌曲,必宗吳門”八個字充分說明了昆曲的悠久歷史和其在中國戲曲界的地位。除正文外,該書目錄、前言和后記部分均以中英文對照形式出現。所以,本書也是國內英文愛好者不可多得的寶貴的學習資料。為了增強讀者對昆曲藝術的直觀了解,本書還配用了一些相關曲目的演出劇照,這是國內外絕大多數其他譯本所不具備的。該書一經出版,就受到許多媒體的關注,蘇州日報、北京娛樂信報、中國高校教材圖書網、中國京劇網、江蘇文化網、蘇州新聞網和北方昆曲網等先后對該書的出版進行了專門報道。汪先生曾不止一次說過我是蘇州人,晚年準備給蘇州做點貢獻。”《昆曲精華》是汪先生在蘇州大學出版社繼《吳歌精華》、《評彈精華》之后推出的又一本吳文化翻譯力作,具有較高的社會價值和文化價值,對于推動昆曲這一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發展將起到重要的作用。

本文由南寧言成翻譯www.pgyzuc.live  www.gxycfy.cn 整理。

分享到:
腳注信息
南寧市言成翻譯有限責任公司網站 桂ICP備12003798號
地址:廣西南寧市東葛路27號銀宇大廈A座第9層905號 郵編:530022 電話:0771-5712687  傳真:0771-5712687 XML地圖-HTML地圖
QQ:64679306 / 2369229590  Email: [email protected]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227號

20192019法甲赛果 起点签约了怎么赚钱 cba排名2018最新排名 玩什么游戏可以赚钱吗 吉林11选5历史遗漏 14场17148奖金多少 乡镇卖豪爵铃木车赚钱吗 甘肃11选5走势图表前三组 福彩开奖号162出现前后关系 香港赛马会10码中特 影视工作室靠什么赚钱 河南11选5前三直遗漏 还能在网上购买彩票吗 彩霸王公式一尾中特 91赚钱有风险吗 吉林11选5遗漏top10 江西多乐彩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