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當前日期時間
新聞搜索
新聞詳情
哲學意識形態的譯學誤讀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2-09-11 10:05:43    文字:【】【】【
摘要:本文首先從哲學視角對意識形態的概念進行追本溯源式的梳理,回顧了西方意識形態研究的三個基本范式:1)弘揚意識形態的“批判精神”;2)追問意識形態的本體存在;3)求索意識形態的超越之徑。進而指出譯界學者從意識形態視角進行譯學研究的局限性及其哲學揖源,即1)意識形態、文化的關系有待厘定;2)強調意識形態對主體的圍困,忽視翻譯主體超越意識形態的主觀能動性;3)強調意識形態的排他性,忽視不同意識形態之間的雜合與共生。

哲學意識形態的譯學誤讀

上海體育學院外語系  謝應喜

【摘要】本文首先從哲學視角對意識形態的概念進行追本溯源式的梳理,回顧了西方意識形態研究的三個基本范式:1)弘揚意識形態的“批判精神”;2)追問意識形態的本體存在;3)求索意識形態的超越之徑。進而指出譯界學者從意識形態視角進行譯學研究的局限性及其哲學揖源,即1)意識形態、文化的關系有待厘定;2)強調意識形態對主體的圍困,忽視翻譯主體超越意識形態的主觀能動性;3)強調意識形態的排他性,忽視不同意識形態之間的雜合與共生。

【關鍵詞】意識形態;哲學溯源;譯學誤讀

1.引言

若從操縱學派的成名作《文學操縱》(Hermans1985)算起(勒弗維爾等于該書中首次指出翻譯作為一種改寫受譯人語意識形態和詩學規范的制約),當代意識形態與翻譯研究已經歷時二十多年。從1985200520年間,中外學者主要從意識形態視角對翻譯的認

知過程進行解釋性研究,包括意識形態對譯本選擇、翻譯策略、譯本傳播等的影響。目前坊間已有不少論著,西方學者諸如勒弗維爾(Lefevere1992),赫曼斯(Hermans1999),本雅明(Benjamin2000),中國則有王曉元(1999)、楊柳(2001)、孫藝風(2003)、查建明(2004)、方開瑞(2005)等。不同之處在于,西方學者通過實證研究力求理論突破,而中國學者則主要是利用已有的理論假設來解釋翻譯個案。筆者在梳理過去20年意識形態與翻譯研究的主要內容時,發現譯界學者在借鑒哲學的研究成果時存在一定的誤讀。鑒于此,本文旨在對中西方意識形態研究的主要范式作一系統梳理,然后從意識形態的哲學淵源指出譯學研究領域內尚待解決的重大理論問題和有待進一步拓展的研究空間。

2.哲學意識形態研究的主要階段

意識形態本是一個哲學范疇。從歷史發展看,西方意識形態研究大致可以劃分為四個階段:1)特拉西(Tracy)階段、2)馬克思列寧(Marx-Lenin)階段、3)曼海姆(Mannheim)階段和4)西方馬克思主義(Western Marxism)階段(袁勝育,200427-36)。意識形態的原創者18世紀末法國哲學家特拉西把意識形態定義為“關于觀念的學說”。在馬克思那里,意識形態表現為統治階級的“虛假意識”。列寧則認為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都有各自的意識形態。20世紀20年代起,意識形態探討出現幾種新傾向,最具代表的是由知識社會學代表人物曼海姆提出的兩種意識形態:個別的意識形態和總體性意識形態。前者“表示我們對由對手所提出的各種觀念和表象特征持猜疑態度”,后者“涉及這個時代或者這個群體所具有的總體性精神結構的構成和各種特征”。(曼海姆,200166)五六十年代有學者拋出“意識形態終結論”遭到馬克思主義學者的反駁。此后,西方馬克思主義研究出現了各種新的進展,一直延續至今。早期代表人物有馬爾庫塞(Herbert Marcuse)、弗羅姆(Erich Fromm)、阿爾杜塞(Althusser Louis)等。該派強調的是意識形態在空間上的普遍性和在時間

上的永恒性。現代西方馬克思主義有明顯的后現代轉向。主要代表人物有哈貝馬斯(Habermas?J)、詹姆斯?羅斯諾(James Ross)等。

3.西方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研究的主要范式

西方意識形態研究流派紛呈,但若論對文藝界的影響,當數馬克思主義和西方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理論。其中,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理論與馬克思的意識形態理論之間的關系從總體上說,前者是建立在對后者的誤讀基礎之上的。但這種誤讀并不遮蔽他們的理論工作給我們研究馬克思意識形態理論帶來新的理論視閾(張秀琴,2004178-185)。基于這樣的認識,我們可以把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研究概括為以下三個基本范式:弘揚意識形態的“批判精神”;追問意識形態的本體存在;以及求索意識形態的超越之徑。

3.1 弘揚意識形態的“批判精神”

西方早期馬克思主義者盧卡奇(Lukace Gyorgy)等把馬克思的意識形態理論看成是一種社會批判理論。意識形態批判必須解釋意識形態形成和發展的過程,并揭示在這一形成和發展過程中,到底包含有多少真理的成分。意識形態批判的內容就是否定、肯定和揚棄。葛蘭西(Antonio Gramsci)和柯爾施(Karl Korsch)的文化霸權理論則把意識形態批判由政治領域拓展到整個社會領域。他們強調低層次的意識和高層次的意識如“大眾”知識和文化都在為統治集團服務,因此,意識形態批判工作也應該是更大范圍內的理論批判活動。為此,他提出了“位置之戰”和“策略之戰”作為其社會主義戰略的核心概念。(張秀琴,2004178-179

3.2追問意識形態的本體存在

阿爾都塞對馬克思的意識形態理論的貢獻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首先是強烈的社會決定論,該觀點視人們為意識形態的承擔者,而不是任何方式的自覺的主體。與盧卡奇相比。阿爾都塞更具有反人道主義的性質。在阿爾杜塞看來,所有的意識形態都有這樣的功能(正是這一功能決定了其定義):將具體的個人設定為主體。“主體”一詞用在這里是在獨立的人的意義上使用的,同時也意味著“主體性的存在,他屈服于更高一級的權威,并且因此被剝奪了所有的自由——除了自由地接受其使命”(Althusser19711690其次,阿爾都塞將意識形態和科學做了嚴格的區分。首先意識形態的社會實踐作用比它的理論作用大得多(作為知識的作用)。意識形態是不能僅僅局限在從意識層面上來理解它的,它也作為想象、概念,而且最重要的是作為結構發揮著作用,即把這些東西強加給我們。其次,意識形態將會永遠存在,即使在共產主義社會也存在。但是,知識卻不是這樣,知識是一種生產系統、生產方式。他稱此為問題域,在問題域中包含有一系列相互關聯的假定、方法和概念。而要真正理解知識的問題域,只有通過他提供的“癥候式閱讀法”。

3.3求索意識形態的超越之徑

上世紀80年代,哈貝馬斯將馬克思的意識形態理論以特殊的方式作了發展,突出地表現在其交往理性的思想之中。首先,“意識”是作為一種歷史性力量形成的。其次,這一形成過程在認識論問題上并沒有產生“科學”和“意識形態”或者“真實”和“錯誤”之間的區別。第三,要解決這些問題必須要通過建立一種交往行為理論。交往行為的內容是“生活世界”,它包括文化、社會和個人。生活世界既提供了交往行為意義的基礎,也是構成交往行為的意義交換的產物。也就是說,在哈貝馬斯看來,一套規范的和可理解的對話規則限制了交往,并有助于維持對世界的意識形態的解釋(Habermas1987189)。哈貝馬斯的意識形態批判有一個從認識論批判到交往范式批判的轉變過程,這一過程同時就是他的意識形態批判的后現代走向的過程。詹姆斯?羅斯諾對全球化語境下公民技能的研究,也對意識形態的“效用”問題作了一些新的闡釋。羅斯諾指出在全球化的條件下,公民技能的提高和參政意識的增強,將對意識形態的效用和傳統特征提出自下而上的挑戰。(倪世雄,2001411-420)在此基礎上,中國學者付杰提出了意識形態“中間化”概念(付杰,200529-32),即政黨的意識形態在沒有消除對立的同時,開始由基本上是完全互相排斥向互相借鑒、包容吸收的方向發展。意識形態“中間化”的動力因素除全球化浪潮和公民技能的提高外,還包括:1)中產階級的崛起;2)政黨向選民黨轉變;3)政治多極化和國象政治生活中不同黨派的利益摩擦;4)西方國家政治生活中對綠黨、女權主義運動等“新社會運動”的認同。執政黨意識形態中間化主要有兩種表現形式。1)“中間化”的意識形態。即西方社會出現的“第三條道路”。2)“兼容型”的政黨。如美國的民主黨和共和黨。

分享到:
腳注信息
南寧市言成翻譯有限責任公司網站 桂ICP備12003798號
地址:廣西南寧市東葛路27號銀宇大廈A座第9層905號 郵編:530022 電話:0771-5712687  傳真:0771-5712687 XML地圖-HTML地圖
QQ:64679306 / 2369229590  Email: [email protected]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227號

20192019法甲赛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