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當前日期時間
新聞搜索
新聞詳情
英譯漢文化因素的“歸化”和“異化”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2-04-17 23:33:05    文字:【】【】【

一、翻譯與文化

 

 

語言和語言符號是文化的載體。由于文化的滲透力極強,文化因素滲透于語言的各個層面。淺表層的文化涉及文化詞語、名物特征、修辭方式、一般文化行為及活動(包括社會習俗)、一般文化心理特征、體勢語等等;深層文化涉及語言文化“百科”的、縱深的社會歷史。在翻譯過程中遇到的文化因素一般是狹義的文化內容,如彼得·紐馬克在《翻譯教程》中總結了翻譯過程中的5大文化障礙:生存環境;物質文化;社會文化;組織方式、風俗、行為、程序和概念;手勢語和習慣。一部翻譯作品能否使兩個不同國家或民族相互溝通,不僅取決于譯者對原作語言的理解和傳達,而且取決于他對原作語言所負載的文化因素及其意蘊的理解和表達。

 

二、“歸化”和“異化”的表現

 

近年來人們用英文domesticationtarget-language-orientedness來表示“歸化”,用英文foreignizationsource-language-orientedness表示“異化”。

 

翻譯中“歸化”首先表現在把原文的句式(syntactical structure)按照中文的習慣句式譯出。例如:behind the mountain, the sun set.譯為“日落山陰。”就是句式上的“歸化”;模仿原文的句式如所謂的“歐化句式”,譯為“山背后,太陽落下去了。”就是句式上的“異化”。

 

其次,在翻譯原文文化特有詞匯(culture-specific expressions)如外國諺語、成語、典故時用中國文化詞匯取而代之,就是“歸化”的做法。反之,照直翻譯原文的文化詞匯,就是“異化”的做法。如英語諺語:In the kingdom of blind men the one-eyed man is king.譯為“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或者“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都是“歸化”;譯為“在盲人的王國里,獨眼人就是王。”就是“異化”。

 

嚴復在《天演論》卷上第13章用唐朝的人物故事替代了《圣經·以斯帖記》中的人物故事。他在未曾刊行的《天演論》手稿中的《譯例言》(第4款)里說:“原書引喻多取自西洋古書,事理相當,則以中國古書故事代之,為用本同,凡以求達而已。”在嚴復所處的時代,士大夫們對諸如《圣經》這樣的西洋古書一無所知,為了讓他們先明白“事理”,嚴復采用“歸化”的策略自有他的道理。

 

上世紀50年代的譯者在處理馬可·吐溫的《哈克貝利·費恩歷險記》中用拼“漢字”的習慣來調換“拼音字”的英文名字“George Jackson”:“蕎麥的蕎,自治的治,清潔的清,克服的克,孫子的孫——怎么樣,”這樣的譯文顯得不倫不類,也會給不懂原文的讀者一種誤解,以為英文也是方塊字。“異化”的譯文則是:“G-e-o-r-g-e J-a-c-k-s-o-n ——怎么樣。”

 

原文中沒有任何文化因素,譯文卻出現了帶有強烈漢語民族色彩的詞匯,也是“歸化”的表現。如林紓把福爾摩斯發怒譯為“拂袖而去”,福爾摩斯的形象具有了中國化的特征;郭沫若把英國詩人T. Nash的詠春詩首句“Spring, the sweet spring is the years pleasant king”譯成“春,甘美之春,一年之中的堯舜”。原詩中的king是一般性說法,沒有任何特殊的文化色彩,可是一旦變成了中國古代和平盛世的代名詞“堯舜”,就染上了強烈的漢民族色彩。

 

再如:Curiosity enough, he prophesied with oracular accuracy to the amazement of all.

 

原譯文:說也奇怪,他像諸葛亮一樣,料事如神,大家都驚訝不止。

 

oracular”的名詞形式是“oracle”,在希臘神話中指“神示”或“神啟”。使用“諸葛亮”的人物典故太隨意。這句話完全可以直譯為:說也奇怪,他料事真準,像神啟一樣應驗,讓所有的人都驚訝不止。

 

三、傳達原文文化因素的正確態度和做法

從世界范圍內的翻譯歷史現象來看,“歸化”的翻譯策略具有歷史性。在兩種文化互不相通的階段,翻譯行為策動者和譯者為了盡快介紹異國文化的方便,或者為了傳達原作的主要信息,以譯語文化規范制訂“歸化”的翻譯策略,是歷史的必然選擇。在中國翻譯史上,“歸化”曾經是主流的翻譯策略。隨著時代的進步,文化觀念和翻譯觀念發生了變化。在文化交流中保持平等的對話是大勢所趨;在翻譯上,就應該消除民族文化優勢感和民族語言優越感,尊重他者文化,尊重原文的異質成分。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學者提倡以“異化”為主導翻譯策略,喜歡“異化”譯文的讀者也在增多。

 

從語言哲學看待翻譯,“文化傳真”是翻譯的根本任務;從時代的發展和世界文化交流的大趨勢來看,“異化”的策略應該是主導翻譯策略。同時,在翻譯實踐中應當考慮以下幾個具體因素。

 

首先,我們要承認文化的個性和特殊性。由于英漢兩種語言或中西文化之間存在差別,翻譯文化色彩詞匯時做到既要忠實文化形象,又準確傳達比喻意義、語用意義,存在實際的困難。所以,盡管“異化”應該是主導的翻譯策略,但是也沒有完全“異化”的譯文。為了最好地達到文化交流的目的,在翻譯中究竟采用“異化”還是“歸化”,要視具體情況酌情處理。

 

另一方面,因為翻譯是使用另一種語言表達原作的思想內容和藝術風格,是譯者的創造性思維活動,所以譯語的語言特征和譯者的文化意識難免會流露于最終的譯文里。有的翻譯實踐者主張發揮譯者的創造性、發揮譯語優勢、照顧譯文讀者的閱讀習慣,在這樣的翻譯思想指導下翻譯出來的譯文勢必帶有“歸化”的痕跡。

 

再者,從讀者的閱讀期待來看,有的讀者可能欣賞流暢、通順、文化障礙少的譯文,而有的讀者希望在閱讀一部譯作時,盡可能多地領略異國風情和“洋味”。從閱讀期待不同的讀者考慮,譯者在實際翻譯中采用“歸化”和“異化”策略的程度會有所不同。

 

其實,“歸化”和“異化”是不同的翻譯策略,各有所長,兩者應該統一于譯文被譯語讀者接受、實現文化交流的目的之下。正如魯迅所說,凡是翻譯,必須兼顧著兩面,一則當然力求其易解,一則保存著原作的風姿。片面追求“歸化”或者“異化”,造成“洋味”皆失,或者“不知所云”,都是極端的做法。

 

我們認為,正確的做法應該是:

 

1)堅持“和而不同”(孔子語)的原則。“和”是為了不造成譯語讀者誤解和費解;“不同”就是要盡量保持原文有代表性的差異特征;

2)為了保留原文代表性差異,采用“直譯夾注”、“直譯加注”的方法。

3 如果“異化”的譯法可能造成譯語讀者的誤解,為了在深層語義或語用意義對等,不妨采用“歸化”的處理。

 

四、舉例說明

 

例(1):He was already three score and ten.

 

《圣經·舊約》中有“three score and ten”的表達方式,用在這里顯得莊重、古雅。如果譯成“他已經70歲了,”雖然在意思上沒有出入,但是與原文的文氣和文化品位不夠吻合。漢語中有一個從“人生七十古來稀”的成語“古稀之年”,不妨用在這里:他已至古稀之年,雖有“歸化”之嫌,但不失為好譯文。

 

例(2):Youve got to have faith up your sleeve, otherwise you wont succeed.

 

完全“異化”的翻譯:你必須袖里藏有自信,否則你不會成功。

 

完全“歸化”的翻譯:你必須有錦囊妙計,否則你不會成功。

 

“和而不同”的翻譯:你必須袖里藏有王牌,否則你不會成功。

 

可取的翻譯:你必須心中充滿自信,否則你不會成功的。

 

例(3):Ive let the cat out of the bag already, Mr. Corthell, and I might as well tell the whole thing now.

 

let the cat out of the bag”是一則成語故事,為多數中國讀者不熟悉:從前有人賣豬,袋子里裝的卻是貓,顧客要求看看袋子里的貨物,結果從松開的袋口中溜出一只貓。翻譯時很難兼顧喻義和形象。“歸化”的做法可能是比較合適的:我已經泄露了秘密,科賽先生,干脆現在就把全部情況都告訴你吧。

 

例(4):Most parents are like dogs; one can kick them in the teeth, and they will come back for more.

 

譯文1:多數父母都有一種舐犢之愛;子女可能報他們以牙眼,而他們則逆來順受,不予計較。

 

譯文2:做父母的多數都像忠心不二的狗,子女可能頂撞他們,而他們反過頭來,給予兒女更多。

 

譯文3:做父母的多數都像忠心耿耿的看家犬,子女可能給他們氣受,他們反過頭來卻報以更多。

 

譯文1將“狗”的意象用“牛”的意象所替代,也有濫用四字成語之嫌。譯文2雖然保留了“狗”的意象,但是在譯語讀者看了,有些生硬。譯文3既保留了原文意象,又準確表達了意象蘊含的意思。

 

五、思考題

 

《簡愛》中有這樣一句話:Well has Solomon said: Better a dinner of herbs where love is, than a stalled ox and hatred therewith.

 

以下三種譯文中你比較喜歡哪一種?為什么?

 

李霽野譯:所羅門說得好:“有著愛的以草作餐,比帶著恨的豢養的肥牛還要強。”

陸殿揚譯:所羅門說得好:“同愛人一起吃青草比同仇人一起吃肥牛還要強得多。”

祝慶英譯:所羅門說得好:“吃素菜,彼此相愛。強如吃肥牛,彼此相恨。”

 

分享到:
腳注信息
南寧市言成翻譯有限責任公司網站 桂ICP備12003798號
地址:廣西南寧市東葛路27號銀宇大廈A座第9層905號 郵編:530022 電話:0771-5712687  傳真:0771-5712687 XML地圖-HTML地圖
QQ:64679306 / 2369229590  Email: [email protected]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227號

20192019法甲赛果